“人模狗样”,是宠狗者的座右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min wxj7101 2019/6/12 19:41:42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历不同者,对于狗的感情色彩有着天壤之别。有人谈狗色变,不仅无丝毫好感,甚至于恨之入骨;有人喜欢有加,不仅好肉好食待之,甚至于宠爱得无以复加。如今,养狗、宠狗,可说风靡至极,随处可见手牵狗绳的遛狗者,也随处可见身抱宠物小狗者招摇过市。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对狗情有独钟,恐不外乎狗通人性,对主人忠心耿耿之故,也不外乎喜见它们活泼可爱、对着主人撒娇卖乖的憨态。至于“义犬救主”“警犬破案”“军犬巡疆”“猎狗扑物”之类带着神奇光环的故事,更是提升着人们对狗的喜爱之情。狗的机警、狗的勇敢、狗的嫉恶如仇的本性、狗的看家护院的本领,也确实值得狗主人们津津乐道。倘若有人对自家狗狗作出不友好之举,马上会引来狗主怒不可遏。在我老家浦东乡下,有着“打狗须看主人面”一说,显示着狗在主人心目中独特的地位。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遍查字典,“狗”的条目下竟查不到一个形容它的褒义词。以前担任语文教师时,为了向学生准确解释“狗尾续貂”这个成语,我曾认真查过字典,结果看到的是用在狗身上的各种贬义词,即使是引申义或比喻义,也难找得出一个稍含赞颂意味的说辞。狗吃屎、狗尿苔、狗苟蝇营、狗急跳墙、狗皮膏药、狗屁不通、狗屎堆、狗头军师、狗腿子、狗血喷头、狗仗人势,等等,足见历朝历代以来人们对狗的“定位”之一斑———它成了匍匐于人面前,仗势欺人,视野不宽广,随时咬人,腔调难看的指称。沪郊本地人一看到狗,总不免随口蹦出“瘟狗”两字,骨子里依然是对家犬的鄙视或曰歧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这个屡次吃过狗苦头的人,对恶狗可以说是深恶痛绝。年轻时在杭嘉湖一带当过超高压铁塔的外包油漆工,经历过“狗眼乌珠看穷人”的遭遇,那时,一群狗发疯地追逐得我这个衣服上油漆斑斑的褴衫者无处可逃,不得不跳进河里才幸免于难;当年在浦东运河江镇段的开河工地,我曾被一只冷不防窜上来的狗咬得鲜血淋淋;在凌桥带队参加供电所组织的技术比武时,又曾被一只看家护院的狼狗扑上来咬得血肉模糊……各处的那些“瘟狗”,好像是同我有着前世宿怨似的,总是跟我过不去,害得我打了不知多少次狂犬疫苗。故而,多年来我谈狗色变,一见到它们总会心有余悸,避之唯恐不及。儿孙辈几次提出要养狗,没有一次不被我不含半点通融地一票否决。看着他们窝了一肚皮不快,但慑于“老头子”威势而不敢轻易造次的神态,我不禁苦笑连连。但理性反思,我这个怕狗者,恐怕还应不以自己的喜恶来限制小辈增添乐趣的权利,看狗的眼光,也当去除一个“老”字。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撇开吃足“瘟狗”苦头的记忆,对于宠养狗类成了流行风尚,乃至于有些爱狗者走火入魔、丧失理性的情状,我依然有点看不懂。在我居住的小区里,养不止一条犬的人家不在少数,最多的一家甚至养了六条,其中有凶猛的藏獒、威武的牧羊犬、小巧玲珑的绒毛狗、哈巴狗。遛狗时,小区广场简直成了狗狗的博览会,品种多到令人目不暇接。时不时也有人将狗拿在手里作为攀比显摆的资本:有的人不惜卖掉一套住房,从国外买回价值40万的纯种狗来炫耀;有人不惜工本,给狗做高档衣服、戴上金灿灿的装饰项链;有人为宠狗定制弹眼落睛的狗车和玩具……然而,与人一言不合,有些狗主人便以狗贵贬人低,话语素质之低劣,让人瞠目结舌。更有甚者,对宠爱的狗狗倾注了堪比对宝贝儿女的满腔热情,对生养自己长大的老父母却冷若冰霜,不闻不问,百善之“孝”,在他们那里成了“先孝狗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凡事应有度,宠狗亦有道。对于那些“走火入魔”的显摆族还想说一句,得便时还请用人的精神这面镜子,时时照一照自己的模样,狗狗的模样,往往折射着主人的情商和人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组稿、编辑:伍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地址: 微信号购买:https://www.haqi123.com/ 本文识别码 我在马路边魔力小圈圈A38